• <table id="6cmws"></table>
  •  
    業務咨詢: 0531-88970000
    客戶服務: 400-0307-456

    商標知識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知產問答  >> 商標知識  >> 查看詳情


    一場商標之爭背后的品質突圍

      

    7月26日,提起“鴨蛙稻”商標,彭松林十分慪氣。

    彭松林是石首市團山寺鎮長安村黨支部書記,2014年,他帶領村民摸索出了鴨蛙稻種養模式。2017年,鴨蛙稻名氣漸響,當注冊“鴨蛙稻”商標時,發現已有人注冊。于是,村里以長生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名義,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提起商標異議。

    注冊商標的是石首當地的農業龍頭企業——湖北宗堯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負責人盧謙銀同樣十分慪氣,他介紹,由于對方提起了商標異議,致使“鴨蛙稻”商標至今未成功注冊通過。

    石首四生糧食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嚴斌,也想注冊“鴨蛙稻”商標,因未搶得先機,轉而注冊了“五彩鴨蛙稻”。沒想到由于存在商標爭議,他的商標也“難產”了。

    有產品無商標,全省最大的3個鴨蛙稻種植主體,都深陷苦惱之中。

    鴨蛙稻是什么?

    彭松林回憶,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走在稻田里,可以聽見此起彼伏的蛙聲。田邊溝渠,捧起水就能喝。后來,水變臟了,蛙聲消失了,田野變得靜悄悄?;瘜W農業模式下,水稻種植走入了農藥化肥越用越多,產品品質越來越差的惡性循環。

    能否改變這種狀況?彭松林想到了把鴨和蛙“請回來”。讓鴨群在稻田里吃草、尋蟲。青蛙是天生的捕蟲高手,能有效防止病蟲害,這樣就能恢復良好的農田生態系統。

    2014年,彭松林和幾戶村民試種了14畝鴨蛙稻,稻子收獲,米飯出鍋,香味撲鼻。第二年,彭松林動員村民們一起種鴨蛙稻,為打消疑慮,他拍著胸脯保證,稻子他找人來收,每斤2元。

    為了這個承諾,彭松林四處奔波,半年里走訪了荊州幾乎所有大米銷售商,最遠還跑到了江西和湖南,無人愿意收購。村民的稻子收上來積壓在家里,彭松林壓力山大。

    一天晚上,彭松林在家吃飯,恰巧良谷鮮莊園生態農業公司負責人李愛國來拜訪。李愛國聞到米香,忍不住連吃了3碗。他當場打了20萬元訂金,按2元一斤的價格,村里的鴨蛙稻他全收了。此后,雙方建立了“公司+基地+農戶”產業化模式。

    一場倒逼的生存之戰

    今年,石首早稻濕谷“地頭價”,每斤低至0.74元,折合成干谷不超過0.9元。彭松林說:“這個價格,村民怎么種都是虧。”

    種糧大戶同樣艱難,盧謙銀告訴記者,種糧賺的都是分分錢,這幾年糧價持續低迷,不轉型就沒法生存了。

    在銷售端,李愛國感覺到了市場的明顯變化,一般的大米價格低,難賣?,F在人們在乎的不僅是吃飽,更要吃好,一要品質好,口感好;二要綠色健康,無污染。

    用純生態方式種植的鴨蛙稻,正好契合了消費升級的需求。無論小農戶、種糧大王,還是農產品加工銷售企業,進軍綠色高品質鴨蛙稻,都是擺脫生存困境的希望之路。

    良谷鮮莊園與長生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組成的聯合體,把目標瞄準品質更高的鴨蛙再生稻。宗堯生態農業負責人介紹,今年該公司鴨蛙再生稻面積將達5000畝。四生糧食種植專業合作社培育出了紫米、黑米、紅米等,發展五彩鴨蛙稻。

    價值凸顯 聲名遠揚

    目前,石首鴨蛙稻種植面積已達8550畝,并形成了成熟的種養模式。每年冬季,在稻田種植紫云英等草籽,來年翻耕后成為綠肥。插秧后一兩周,放入雛鴨,這些“工作鴨”直接取食雜草,或來回游動踏死雜草,取食螟蟲、稻飛虱等,糞便為水稻生長提供有機肥。水稻始穗期,收回成鴨,投放“工作蛙”捕捉害蟲,保持田間良好生態。

    一田多用,生物防控,糧禽雙贏。產品品質的躍升,給農戶和企業帶來了豐厚收益。農戶種植的鴨蛙稻,“地頭價”是普通稻谷的一倍以上。精加工的鴨蛙再生稻米,每斤售價在10元以上,是普通大米的兩三倍。價格最高的五彩鴨蛙稻,賣到了30元一斤。生態鴨也可賣出高價。

    省農科院糧食作物研究所所長游艾青認為,鴨蛙稻共作模式意義重大,是化學農業向生態農業轉型變革的一個代表,是在國家產業政策和市場雙重倒逼下,農業邁向高質量發展的一個縮影。

    石首當地的探索和創新,引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綠色發展研究團隊的關注。該團隊在石首團山寺鎮選擇了28平方公里閉合區域,建設綠色發展示范區。今年6月下旬,來自約旦、馬拉維、巴拿馬等10多個國家的農業學者和官員,來到團山寺鎮,考察學習鴨蛙稻種養模式。

    “區域公用品牌”或解死結

    鴨蛙稻影響力迅速擴大,但“鴨蛙稻”商標的死結仍未解開。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走訪石首三大鴨蛙稻種植主體時,其負責人都堅稱自己是最早種植鴨蛙稻,探索和創新了鴨蛙稻種養模式,對注冊擁有“鴨蛙稻”商標,均表現出了“當仁不讓”。

    如何解開死結?石首市農技推廣中心主任付維新表示,石首已成立“稻鴨蛙產銷協會”,高度重視商標保護,正以協會名義申請注冊鴨蛙稻集體商標。同時,以市政府名義申報鴨蛙稻國家地理標志,整合資源打造具有全國影響力的區域公用品牌。

    游艾青認為,打造鴨蛙稻區域公用品牌,肯定是正確方向,但要特別注意防止“公地悲劇”,品牌使用缺乏準入管理,大家都來用,大家都不維護,最終導致把公用品牌做垮。

    “重中之重,要來真的!”游艾青說,農產品存在一個很大問題,就是信任危機,以次充好,玩概念的太多,導致消費者不信任了。石首的稻米,如果貼上鴨蛙稻區域公用品牌,那就必須是貨真價實的鴨蛙稻,必須是不使用農藥化肥的綠色生態優質產品。

    他建議,首先要明確責任主體,比如由石首稻鴨蛙產銷協會來負責培育和管理區域公用品牌;同時,建立嚴格的準入管理、監督機制,只有經協會認定、授權的組織,按照規范統一的技術標準生產的稻米,才能打上鴨蛙稻區域公用品牌銷售。

    山東智達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地址:山東省濟南市解放路16號黃金大廈9樓(整層)
     
                                              聯 系 人:李經理  15966316115(同微信)
     
                                            聯系電話: 0531 88970000  0531-88018115   400 0307 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