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6cmws"></table>
  •  
    業務咨詢: 0531-88970000
    客戶服務: 400-0307-456

    版權知識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知產問答  >> 版權知識  >> 查看詳情


    搞定版權保護 短視頻行業才能創新發展

      

    搞定版權保護 短視頻行業才能創新發展

     

     

     
     


      據國家版權局網絡版權產業研究基地發布的《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報告(2018)》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網絡版權產業市場規模達6364.5億元,同比增長27%,且新業態形式不斷涌現,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的經濟活力和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程度持續提升。


      其中,短視頻以輕資產運作、社交化運營的模式成為行業黑馬,異軍突起。但隨之而來的問題也開始顯現,由于其生產流程簡單、制作門檻低,因此內容質量良莠不齊,與傳統模式相比,在新形勢下遇到的版權問題更為復雜,從作品和使用方式認定到確權、維權,從保護自身版權到不侵犯他人版權,都給整個行業帶來新的挑戰。


      MCN成短視頻版權領域常用模式


      “短視頻在2017年呈爆發趨勢,由于它更加契合用戶碎片化內容消費等習慣,因此這一模式一經出現便迅速呈現爆炸式增長,成為拉動行業流量增長的重要產品。目前短視頻規模已經突破4億,基本上是成倍增長,很多廣告主都非常喜歡短視頻的營銷模式,因為在短視頻里投放廣告人們會不經意間看到,所以被打開頻率非常高,這也是受到廣告主青睞的最主要原因。”6月15日下午,國家版權產業研究基地秘書長張欽坤在中國版權協會主辦、中國版權產業網承辦的“互聯網內容平臺的版權保護”研討會上向與會者們介紹。


      提到短視頻,就不得不提一下現在很多人都在玩的抖音,據今日頭條法務總監邰江麗介紹,抖音作為短視頻產品,在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下載量排名iPhone應用商店第一。而他們的另一款產品西瓜視頻是2016年5月上線,2017年活躍用戶量就突破1億,2018年已經突破3億,這與用戶的使用習慣和內容更為豐富化有密切關系。


      談及短視頻的內容,邰江麗認為短視頻的發展是從用戶生產內容(UGC)發展到專業生產內容(PGC)、品牌生產內容(OGC),再到目前的MCN長期持續提供更容易商業化的內容。“MCN是短視頻版權領域比較常用的方式,主要是一種多頻道網絡的產品形態,將PGC連接起來,在資本支持下保證內容的持續輸入,實現商業的穩定變現。通過多種方式產生更多優秀的作品,提升內容影響力。”邰江麗進一步解釋說。她說最初網站里的短視頻內容都是基于個人興趣,在質量方面不是很高,生產的穩定性、中長期規劃能力、商業化變現能力都有一定欠缺?,F在穩定的MCN形式,通過簽約與個體內容生產者達成合作,系統地幫助他們解決運營推廣中長期規劃以及商業化等工作。


      另外,今日頭條也提供了一些版權保護技術措施,“我們依托自身的技術資源和發展,通過跟版權方進行合作,提供片源之后形成源片庫,在上傳內容的過程中,我們會進行比對是否有侵犯第三方權利,如果沒有侵犯版權就上線,目前這部分技術還在不斷完善。”邰江麗進一步介紹說。


      短視頻維權遇到幾個難題


      邰江麗談到他們在對短視頻版權保護過程中,遇到了幾個難點:首先是維權成本比較高,由于短視頻沒有明確確權的習慣,因此導致維權的費用、時間成本非常高,再加上短視頻的創作者比較分散,在面對維權成本高的情況下自然就沒有維權動力。其次是判賠金額比較低,基于短視頻發展時間比較短,在案件審理中已形成了判賠金額相對較低的行業標準,這大大影響了短視頻作者進行版權保護的動力。再次是證據收集難度較大。最后是維權周期較長,因為短視頻制作時間短,上線效果也是在當時最能體現,如果訴訟周期需幾個月甚至一年,那么維權效果很難體現,所以這也是很多創作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放棄維權的原因之一。


      針對短視頻版權保護的難點,結合平時的工作,邰江麗提出了幾個關于短視頻版權保護的解決建議。她希望能有一個明確的數字化確權取證平臺。在證據保全方面,她建議通過區塊鏈技術來提高證據保全效率,以促進權利人維權動力。在數字化確權和取證過程中,作為版權方會格外注重確權安全性和數字登記的唯一性。


      另外,在完成了取證之后,怎樣發現盜版行為也是目前面臨的一個問題。據邰江麗介紹,他們通過與上海冠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對全網進行版權監測、打擊盜版,及時采取措施保護版權,力爭及時有效為平臺上的短視頻原創作者解決原創維權問題。最后,邰江麗希望能建立一個多元化糾紛調解機制,來適應目前解決版權糾紛的現實需求。


      對此,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法官王棲鸞說,加強矛盾解決機制的建設和運用,在知識產權案件審理中會保持一定的調解率,盡管現在調解成功率有所降低,但這依然是一個解決矛盾的方法,因此很多法院也在探索一些具有知識產權特點的訴前調解或者速裁機制。比如說,訴前調解已經不是由立案法官或者人民調解員組織介入的訴前調解,而是由法官帶領助理組成比較專業的團隊進行訴前調解,并且會把在訴訟過程中的一些類似庭前會議需要做的工作,提前到訴前調解環節中,如證據交換、質證、總結、爭議焦點都會在訴前調解中讓當事人發表意見。如果訴前調解不成功,那么可能在立案之后就會馬上開庭、馬上判決,從而大大減少了在訴訟當中的整個周期流轉。


      從法理上解析短視頻的版權保護


      從《著作權法》的角度該怎樣理解短視頻的概念呢?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叢立先認為,很多人都從短視頻的“短”上來界定時間,他認為這是不合適的,因為這個短是相對于長的概念,那么到底多短?是5分鐘,還是20分鐘?還是相對短,只要短的程度大家在觀看時能夠容忍就行,叢立先認為百度百科概括得相對比較準確,把短視頻生態的特質、易于傳播這些特點都概括出來了。


      針對短視頻的版權保護,叢立先表示主要分為構成作品的短視頻和不構成作品的短視頻,因為《著作權法》保護的一定是作品,構成作品的短視頻又可以分成不同的作品類型,比如,類似攝制電影方式的短視頻,構成鄰接權保護的錄音錄像制品的短視頻。另外在創作方法上,可能有的采取匯編的方式,有的采取改編方式。


      而短視頻要想構成作品,成為版權保護的對象,就要回到作品認定的本身,也就是作品是否具有獨創性和可復制性?!吨鳈喾ā返谑畻l第十三項規定,“攝制權,即以攝制電影或者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將作品固定在載體上的權利。”對于固定性這個問題,叢立先提出,《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規定,“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這里的可復制性,表明的是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思想表達,不是必須固定在一個物理介質上,而數字網絡狀態的可復制即可滿足作品可復制性的要求。


      對于原創短視頻的版權保護,叢立先表示它在作品誕生之日起自動產生,但目前有很多短視頻是借鑒了別人的創意,然后再進行創作,如果僅是借鑒別人的思想再創作,這是屬于合理使用的借鑒再創作,著作權應該歸作者所有。但這里需要注意的一個情況就是演繹,如果是拿別人的短視頻演繹成新的作品,則必須獲得原作者授權,只有征得原作者許可才能進行演繹,這與傳統《著作權法》規定相同。另外,如果想把別人的短視頻匯編成一個新的短視頻,同樣要征得原作者許可才能進行匯編。


      對于短視頻,叢立先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由于短視頻短小且易傳播的特點,其在互聯網上的傳播和利用率不斷加強,如果法律不進行調整,還遵循先授權后使用原則,會發生很多現實問題,也就是現在看到的很多網絡平臺或網絡服務商面對的大面積侵權問題,通常采取的辦法是等權利人找上門來再賠,可是真正能找來維權的權利人目前連1%都不到。因為很多權利人都懶得去維權,例如一個短小的評論被各個平臺轉來轉去,為了幾十塊錢去索賠,耗時耗力,權利人都嫌麻煩。


      叢立先認為,對于那些短小的文字作品和短視頻等作品,按照現行《著作權法》規定先授權后使用,雖然是世界通行的規則,但在網絡的發展下顯得落后了。其實很多互聯網公司對于版權內容是愿意付費的,他們的商業模式也容易把內容做大做強。那么,在新形勢下,版權的法律制度該如何適應,是擺在版權人面前新的挑戰。

    山東智達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地址:山東省濟南市解放路16號黃金大廈9樓(整層)
                                        聯 系 人:李經理  15966316115(同微信)
                                      聯系電話: 0531 88970000  0531-88018115   400 0307 456